我們的生活住了誰(03)

第三章:扭曲的愛

陳脩口中的變態男人,是他在外地認識,自己自認是陳脩的男友,但陳脩從頭到尾都沒有承認。

陳脩跟我是在半年前在同志手機社交軟體上認識的,約出來見面聊天后,發現他很好相處,興趣也差不多,很自然成為現實生活中的好友,在圈子裡能在同志手機社交軟體上認識朋友不簡單,畢竟很多只是約炮。

雙魚座的陳脩,樣子中上,身高170cm左右,個性有些呆萌,而且還擁有“博愛”精神,往往跟人家約見面,如果對方有進一步舉動,縱使對方並不是他的菜,他還是會勉為其難“配合”。

每次都被我罵笨蛋,叫他要學會拒絕。

他之前在外地唸書及工作,還沒有出去前他就一直在懷疑自己的性向,為了確定,當他在外地上學時決定嘗試看看。開始利用同志手機社交軟體認識男生,甚至發生性關係看看自己是否反感。

就在跟多個男生上床后,這傻小子終於確定自己是彎的后,就打算停止找人試試,因為他並不是那麼喜歡性愛。

但就在哪時候認識了變態男。陳脩當時覺得是見個面認識下,能夠做個朋友也是好事來的。

但不會拒絕的個性害死他,見面后發現對方並不是他的菜,但他居然覺得見面了,而且是約在對的家裡,就勉為其難上了床,結果這一上就下不來了,因對方覺得居然上床就是答應交往,在這年頭圈子裡,居然還有那麼單純的人?

但根據我推測,那男人不是單純,而且覺得自己的條件並不優(我看了對方照片下的結論),遇到一個條件還不錯的男人願意跟他上床,當然就會捉緊不放。

陳脩就那麼莫名其妙變成人家的“男友”,雖然陳脩有跟對方說清楚及表達反對。但他就是敗在心太軟,及雙魚座的博愛,居然相信自己可以改變對方,跟對方好好的談,人家就會放手。

所以當對方要求他試試走一下,陳脩居然也沒反抗。在試用期時,陳脩就覺得對方無論是性格或者外表,都不是他想要的,而且如何談也沒有用。但想要離開時就是離開不了了,因為只要陳脩一說“分手”,對方開始會自殘,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,也用刀慢慢割手腕直到流血,讓陳脩嚇壞了,甚至將陳脩的護照及重要文件等收藏起來,威迫陳脩跟他同居。

面對對方的軟硬兼施控制,陳脩受不了了,終於趁對方不注意時,找到自己的護照及重要文件,當下衣服也沒有收幾件,立刻從對方家搬走。

想不到這傢伙每天都到陳脩上班的路線堵人,最後居然到陳脩的工作地方大鬧。導致陳脩被上司“關心”。

遇到如此的“恐怖情人”,讓陳脩心裡承受巨大的壓力,想清楚後,當下就向公司辭職,回到住處只收拾重要物品,就趕到機場買了飛機票逃離回來家鄉。過後立刻刪除臉書、微信等手機通訊軟體,也換了手機號碼,甚至他沒有告知當地的朋友就回來了,就是完全呈現失踪的狀態。

[對方如何找到你的啊?]我好奇問打了手機給陳脩問道。他不是完全磨滅自己的行踪了嗎?
[也不是他真的找到我啦,而是他開始先我在外地朋友探我的消息。]
[你不是說切斷跟當初有關係的人的聯繫了嗎?]
[我有跟幾個當地的朋友再聯絡回啦,是他們告訴我,那個男人在找我。]
[你自己皮癢,而且我相信你的朋友應該不會出賣你把?]其實我想罵他笨蛋的,但還是選擇閉口,我想陳脩現在心情有些忐忑。
[應該不會吧.......但很難說,哎呀我不懂啦,希望不會。]陳脩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[今晚就不要想那麼多了,應該是你自己多慮了,睡覺吧,明天你不是上早班嗎?]我安慰的說道。陳脩在機場內工作,最早的班是清晨六點多,他凌晨5點多就要出門了。
[對呀,明天早班,但我還想打一下手遊,呵呵呵。]看來還會想打手遊,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了。

[那我掛手機了。]
[等等......你明晚跟偉晉慶祝情人嗎?]
[沒有,我們昨晚慶祝了。]我有些無奈的說道。
[那明晚我們去喝茶好了,好朋友之間也可以一起慶祝情人節啊。]陳脩說道。
[你是怕明晚自己一個人過太孤單寂寞悲傷,才找我一起過的吧。]我一語就道出這傢伙的真真用意。
[哈哈,你何必那麼說呢,我們都是互相的啊,明晚見啦,8點來載我。]
我居然就變成他的專屬司機了。

(未完待續)

我們的生活住了誰(02)

第二章:我們的距離

傳完簡訊,我並沒有等待偉晉回覆,因為我知道他的性格,可能會在兩三個小時后才回覆,無論他是否看到我的簡訊了。

偉晉跟我喜歡的類型完全不一樣,雖然偶爾他也戴眼鏡,但完全沒有書生的氣質,有些人覺得他還不錯看,但我有朋友覺得他長相有點怪異,尤其下巴是長了些。但為何會走在一起呢?我自己到現在也搞不懂,也許這是緣分吧。

走下樓之前,對著妹妹慧慧的房間喊到[起床了,八點了。]
一如既往,我獲得妹妹大吼回應,[知道了。]
妹妹小我9歲,在樹上搖晃了許久才甘願到我們家投胎,當陳家的女兒。她的性格比我更強悍及外向,小小年紀就已經半工讀賺錢還自己的學費及零用錢,家裡發生什麼事情,她都是第一個去處理的。

跟我相比,我就是一個比較內向的人,有時候媽媽會說,女兒其實是兒子,兒子其實是女兒來的。妹妹愛戶外活動,我愛閱讀,但我也喜歡打羽球,所以不完全不動羅。

妹妹幾年前知道了我同志的身份,當時她說很早就觀察出來了,女人的心細還是比較細膩的。幸好她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,不僅幫我向家人保守秘密,甚至跟我同志朋友成為朋友,大家可以一起出來喝茶聚會。

送妹妹上班到報館后已經10時,看下手機還是沒有收到偉晉的回覆,我心裡有些小抱怨,難道他工作那麼忙嗎?我點開手機上的instagram,發現到他在15分鐘前才發了一張在公司的自拍照。

“發自拍照就有空,回覆我就沒空?。”我有些不滿。

我和偉晉的感情早就出現危機,,感覺我們倆人的感情是有若無,那條相連著我們的感情線很細,隨時都有斷裂的可能,今年華人新年前,他有向我提及說我們很多方面都不合,是否應該分手?

我當時叫他想清楚,如果真的覺得已經無法維持下去,分手我也同意,但至今他都沒有給我答案。

我們就一直拖住。老實說,我對他也已經沒有了愛的感覺,現在兩人好像就是怕寂寞,不敢提分手,偶爾大家見面吃個飯,看個戲,有時候還上個床,我們倆人就處在一個奇怪的關係中,我知道這對雙方都沒有益處,但天蠍座的我,就是不會先提分手。

昨晚發生了一件讓我悶在心裡的事情。我們提早過情人節,偉晉說不想在14日當天度過,人多在加上兩個男人過情人節,一定被人要奇怪的眼光看著,偉晉最在意這個,我只好昨晚就帶他去餐廳吃飯慶祝了。

倆人都說好不送禮物了,所以我也沒有準備,但作為一個攻,付晚餐錢還是跑不掉的。偉晉居然也自告奮勇說來載我,我當然不好意思拒接了。

上了車,我習慣往後面望了下,看見后車廂塑料袋裡裝著一個已經包裝好的禮物,我心裡一陣竊喜,這小子居然偷偷買了情人節禮物要送我?我不動聲色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,想想自己要如何裝出驚喜的樣子,結果一直到吃完飯,回到家我都沒有收到那個禮物。

對於這點,我是在意的,如果禮物不是送我,那是會送給誰呢?難道他在外已經有其他的對象了?其實我還是抱持了一點希望,也許他想在情人節當天才送給我呢?

中午吃飯的時候終於收到男友的回覆:[早安]。
[現在都已經中午了,還早安。]我心裡帶著一些不滿的回覆倒。
[對不起啦,我現在才看到,早上就開始一直忙到現在才有空看手機。]
我是很想回覆問他說:[那你自拍上傳ig,到底是用誰的手機呀?]
但為了避免吵架,我忍下來了:[今晚出來嗎?]
[今晚不行啊,我去健身房,今天推出新的課程,我想去嘗試看看。]忘記說,偉晉也是一名健身狂,一個星期上健身房好多天,但奇怪的是,就是沒有看見他有六粒腹肌而且,胸肌也不發達。
我們的一個共同點朋友說,也許偉晉都是去上課程比較多,少做重力訓練的關係,所以只有少許線條。其實我對有沒有肌肉一點都不在意,畢竟我也是沒有什麼肌肉的人,我在意的是,往往去健身房排在最重要的位置,多過跟我見面。

[嗯,好吧。]
有時候我真的不懂要如何經營我們的感情!
好吧,我必須承認,我住不進他的生活,他也沒有打算長住在我生活裡。

男朋友沒有空理我,只能在家上上網看看書而已了。
這兩三年,我的生活趨向簡單無聊。
上班下班、回家、不是跟男友或朋友喝茶聚會,就是呆在家上上網,看看書,去最多的地方就是cafe及書局。
偉晉也一樣投訴我愛書多過愛他。

多年前的夜生活是精彩的,常和一班要好的圈子朋友上夜店,常常都是到凌晨才回家,減少去夜店後,我們轉移陣地整班人去喝茶聊天到深夜或者去看戲。整班人裡頭很多都是當時圈子裡的紅人,而且特別會打扮穿衣服,常常引人注目。

當時跟那麼多紅人混在一起,我也莫名其妙的變成紅人。但當一個一個有了對象,大家慢慢的也分開行動了,包括我自己也突然覺得不想每晚都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,身體實在負荷不了,漸漸的我的生活就變成平淡到像一杯的白開水,但是人家說白開水才是最健康的。

晚上接了妹妹下班回到家后,舒服的躺在床上,準備在睡前看本小說,正拿起英國犯罪小說天后微兒.麥克德米的《比小說還離奇的12堂犯罪解剖課》一書時,突然好友陳脩傳了微信給我;[阿天,出大事了!]阿天是我在圈子裡的小名。
[出了什麼大事啊?]
[那個變態的男人好像發現了我的行踪。]
這可是真的出大事了!

(未完待續)

我們的生活住了誰(01)

第一章:生活開始了

[各位聽眾大家早安,今天是2017年2月13日,現在為你播報早上8時新聞快訊......]我趕緊伸手將放在床邊矮櫃上的電子收音機鬧鐘給按下。感覺到有熱氣在臉上,睜開眼睛發現陽光已經照進房間了,今天太陽大神特別早起床嗎?通常這樣的時間,房間還不至於陽光會照進來,也許太陽大神想給我安慰吧,因為最近的我過的特別的煩。

[亮,起床了8點了!]媽媽在樓下用福建喊到。
[起來了,起來了。]我回應到。再如何煩,還是得起床去工作,生活還是得過。
拿起放在矮櫃上的手機開啟,打算傳個簡訊賴多幾分鐘床。點開whatsApp傳了“早安”的簡訊給男友偉晉,對!我是一名同志。

我叫陳傑亮,今年36歲,一名新聞工作者,偽文青一個,雖然這年代同性戀好像變成有些潮流,現在的腐片一部接一部上映,一部比一部受歡迎,許多新晉的男明星或者沉浮娛樂圈多年還未紅豆男明星,演了一部受歡迎的腐劇,就突然爆紅,這要歸功於現在的腐女何其多。

但進入同志圈子也快15年的我,也知道大部分的人還是無法接受同性戀,所以在家人親人面前我還未出櫃。

男友偉晉小我9歲,我幾年的交友算單純,名義上算是男友,包括現任的只有兩位。

第一任正式的男友是在四年多前認識及交往,那時候他才21歲,我也搞不懂為何交往的男友年紀都小我那麼多,搞到被朋友嘲笑說我“老牛吃嫩草”。但老實說,男人不管是同志還是異性戀都愛年齡小的啊。

跟年齡小自己許多男生談戀愛就會出現代溝,很多方面雙方無法看法一致,吵架那是少不了的事情。但我跟第一任男友分手不是因為代溝的問題,是因為對方偷吃,還偷吃到我朋友男友,而且據說也帶了男人回家玩3P。

當時我很早就應該向他說分手的,但天蠍座的我就不想先開口,雖然如此,在交往的後段時期,我已經完全不想碰他,出來約會最多就是吃個飯,看個戲而已,最終他當然先開口說分手,而且隔天他就向人宣布交了新男友,想當然他早已經背著我劈腿了。

在同志的圈子要保持單純有些困難的。男人始終是靠下半身思考,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人碰在一起,火力是十分強大的。

雖然我在19歲就進入圈子,但一直到28歲那年才破處,之前雖然認識圈內的人不少,但都是朋友的朋友,加上自己膽子不大害怕,尤其是因為宗教的關係,我一直不敢踏出第一步,所謂的第一步是“談戀愛”,我始終認為應該要有愛才能有性。這一個論點,常被我好友嘲笑。

想不到科技的發達,讓我有、一段時間走上小糜爛的生活。28歲那年,我終於買了第一支智慧手機,下載了同志交友軟體,開啟了我同志生涯的另外一頁。

一剛開始我不敢放照片,資料也是虛構的,只是想上去看看帥哥的照片而已,想不到居然有人敲我聊天,一段時間後大膽一點開始放上照片,找的人更多了。起初就是跟人在APP上聊天而已,不敢約見面。

直到一個來做生意的印尼華僑約我見面后,終於我鼓起勇氣見面,重要的是對方完全就是我的菜,有些書生氣質的花美男。我們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就真的是單純的吃飯聊天。隔天我們第二次見面,他約我去他的酒店等他完成的事情后才出去。

當然我也沒有那麼單純和笨,不懂他約我去他酒店的意思,當然不可能只是等待而已,我當時考慮了很久,因為我一直認為應該要會愛才有性,而是一夜情而已,但是我是真的蠻喜歡他的,而且他表示會留下來發展事業,我認為我們會有機會發展,所以就去了。發展就如我所料的,我進房間不久,他就將我撲到,幸好他是零號,我28歲那年。比其他同圈子裡面的朋友都晚,但還是終於破處了。

那天之後,我一直試做想要跟他正式的交往或者約會,結果每次見面他都是想要性愛而已,將我當成他的性伴侶而已,並發現他的私生活也沒有想像中的單純,除了我之外,他也跟不少人約。

當我正在考慮我們的關係是否這樣繼續下去時,他突然跟我借錢說想要投資做生意時,我不借之前了,也決定不再跟他見面,我第一段想要發展的感情也無疾而終。

想傳染病一樣,當有過第一次約見后,就上癮了,欲罷不能一直跟人家約,雖然並不是每次約見面就是做那檔事,但少不了也會“開心”一下。

要怪就怪自己當時定力不強,現在也不見得強到哪裡去,只是會開始迴避不要主動有被誘惑的機會。不管以前或者現在,我都會做好保護措施,免得後悔莫及。

(未完待續)